医疗纠纷鉴定乱象丛生,亟需“清理门户”

2014-3-19 【字体:↑大 ↓小】 背景色:       
分享到:

   为加强医患沟通,构建良好的医患关系,今年8月,本报曾关注湘雅医院推行律师见证医患手术前谈话,并邀请患者家属跟随医生体验这份工作的酸甜苦辣 (详见本报8月17日、8月31日A03版报道)。这些报道引起了大众对医患关系的广泛关注,也不断有读者和医院向本报投诉,反映省内一些司法鉴定机构出具虚假鉴定,加剧了医患矛盾。

    鉴定乱象引起了省律协医疗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的关注。10月25日,专业委员会举办“医疗纠纷律师代理与审判对接座谈会”,进行专题研讨。 20多位医疗界和法律界代表在会上发言,指出医疗纠纷鉴定存在鉴定机构准入门槛过低、鉴定能力不足等问题,呼吁主管部门提高医疗纠纷鉴定的门槛,加强监管,避免外行鉴定内行。

       离谱鉴定让不少医院“背黑锅”

    近年来通过医疗纠纷鉴定维权的患方越来越多,医疗纠纷鉴定是调处医患纠纷的关键。  2009年国家出台的《侵权责任法》取消了区分医疗事故和医疗过错的双轨模式,统一使用医疗损害责任这一概念、统一赔偿标准,但对应该由谁来作出鉴定,如何作出鉴定未作出具体规范。医疗纠纷鉴定这个领域存在的种种乱象,造成了不少尴尬,甚至激化了医患矛盾。

    “质量不稳定、时间不确定、对方不肯定、法官难认定。”省律师协会医疗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杨美莲,首先用“四个不定”来概括司法鉴定结果的尴尬。她经常听到同行抱怨少数司法鉴定机构乱鉴定、鉴定时间过长、鉴定结果得不到认同。座谈会上,湖南一家县级医院的医务部主任,就痛诉荒唐鉴定对医院造成的伤害。 “有的司法鉴定人员不懂临床医学,也敢接医疗纠纷鉴定。我们医院就因为这些机构作出的错误结论输了两起官司。” 

    湘雅司法鉴定中心法医病理室主任郭亚东也指出,  “有的司法鉴定机构房间只有两张桌子,一部电话,鉴定人员不懂临床医学,有的甚至根本没有法医临床鉴定资质,但也接三级医院的医疗纠纷鉴定,做出的鉴定结论让人哭笑不得。”他介绍说,今年夏天外地一名患者在交通事故中锁骨骨折,患者的伤残等级鉴定本应该在手术后进行,但当地一家司法鉴定机构在手术前就将他的伤情鉴定为9级伤残。“我和同事看后都认为这鉴定明显有问题,如果锁骨骨折不需要做手术,说明伤情不重。如果需要做手术,伤残等级评级最多也只会定为10级,没有9级这么严重。”

     鉴定人缺乏临床医学知识和经验

    近两年来,湘雅司法鉴定中心每年都会碰到几十件离谱的鉴定结果。 前不久,外地一名患者在医院不治身亡,死者家属在当地找了家没有法医临床鉴定资质的机构解剖了尸体,出具了患者死于急性胰腺炎、医院有漏诊需承担责任的结论。医患双方对死因争议较大,经协商后来到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申请重新鉴定。郭亚东鉴定送来的胰腺切片后,发现死者并非死于胰腺炎,“患者死后胰腺会出现自溶,外行鉴定时往往误认为是急性胰腺炎。因为死者遗体已经火化,死因无法查明,这加大了调处医患纠纷的难度。”

    湖南具有法医临床鉴定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有100多家,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

    (下转02版)

  • 案件办理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