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涉及隐私权的权利冲突纠纷之司法衡平

2014-3-19 【字体:↑大 ↓小】 背景色:       
分享到:

 隐私权,是指自然人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信息不被他人非法侵扰、知悉、搜集、利用和公开的一项人格权 。我国《民法通则》没有明确规定隐私权,但最高法院1988年的《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1993年的《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均规定,公布、宣扬他人隐私,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侵害他人的名誉权。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民法通则》的疏漏,但仍将侵害隐私的行为纳入到名誉侵权范畴,其对隐私权司法保护的不周延性仍然是显而易见的 。2001年最高法院颁布《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隐私进一步被认为是一种独立的人格利益受司法保护 。随着《民法典》的制定,隐私权将正式作为一项重要的人格权写入法条 ,届时,我国对隐私权的立法保护将更趋完善。

  然而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们观念的更新,各类隐私权纠纷已等不及《民法典》的制定,越来越多地摆在了法官们的面前,并不时为媒体和学者所关心。笔者发现,当前隐私权案件中,处理最棘手、令媒体最关注、也是令学界最感兴趣的是一些涉及到权利冲突的隐私权案件,这类案件的被告往往是在行使或维护自身权利的过程中,或在履行某项职责的过程中,侵犯了原告的隐私权。这类案例在我们身边时有发生,许多已付诸司法,比如:公众人物的行踪、经历、恋情频被媒体追踪、曝光 (公众人物隐私权和社会公众知情权的冲突);用人单位对职工的各种监控 (职工隐私权和用人单位管理权的冲突);高校学生异性同宿被校方开除并公布 (学生隐私权与学校管理权的冲突);孕妇作人流手术时被众多实习生围观 (孕妇隐私权和医院承担临床教学责任的冲突);为获取配偶有婚外情的证据而实施偷录偷拍行为 (配偶、第三者隐私权和本人配偶权及诉讼举证责任的冲突);夫妻在家看“黄碟”被警察入户拘捕 (公民隐私权与国家公权力的冲突)等等不一而足。这些权利冲突的现象,有的是无法避免的,即被告为行使自身权利或维护某项利益而不可避免的要侵犯原告的隐私权,否则被告所要维护的权利或利益就无法实现。

  权利冲突是指两个或多个权利在运行过程中,各自权利所含的利益发生对立而无法均予满足,一项权益的实现必须以对方权益克减 甚至放弃为条件的情形。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尤其在我国当前体制转轨、利益调整、价值观念交融碰撞的年代,权利冲突这一运行中的法律现象在现实生活中日益频繁,而其中涉及隐私权的权利冲突现象显得尤为突出,这是社会发展使人与人之间咨询流动和沟通需求的加强,与人们在信息发达、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渴望获得生活安宁和心灵独处意识的增强相矛盾而产生的结果。

  权利冲突现象已引起不少学者的关注,一些学者试图通过立法层面来确立解决权利冲突的协调规则 。但笔者认为,立法一般可以对权利的性质予以确认和对权利范围预先界定,其较难对权利行使过程中的各种可能的冲突作出周详的预测并直接给定权利保护位阶,而且立法上确认某项权利必优于另一项权利易造成司法僵化而不利于发挥司法对社会矛盾调节的“平衡器”作用。其实,权利冲突作为一种运行中的(而非纸上的)法律问题,很多都是在付诸司法时才被人们认识到的,对权利冲突的协调与衡平在本质上是一个司法层面的问题,这项任务主要应当(也不得不)由法官来完成。目前我国有关隐私权的立法尚很欠缺,更遑论对涉及隐私权的权利冲突的立法规制,可面对这类冲突的个案不断付诸司法,法官却不能拒绝裁判。在司法领域尽快先行确立一个处理涉及隐私权权利冲突的衡平规则,来指导司法实践,寻求这类案件处理的“两个效果”的统一,是非常必要的。本文就尝试探讨涉及隐私权权利冲突的司法衡平规则,并结合具体案例予以分析。

  一、隐私权权利冲突司法衡平之基本前提

  笔者认为,对涉及隐私权权利冲突纠纷的司法衡平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与隐私权相冲突的权利(或利益)合法正当。亦即只有侵害人为行使或维护其合法权利,或为维护正当利益,而实施了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为此涉讼,司法才有进行权利冲突衡平、利益衡量取舍的必要;如若侵害人系为了谋求非法利益、或有损社会公序良俗的利益,而实施了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则就无所谓权利冲突的司法衡平,侵权人应当承担完全的责任。比如,为获取配偶婚外情的证据,而偷拍到配偶与第三者亲昵的照片,如偷拍人被起诉侵犯隐私权,司法就有对权利冲突进行衡平的必要;如果纯粹为满足个人偷窥猎奇心理,而偷拍其他恋人的亲昵照片,则偷拍人应承担全部的侵权责任。需要指出的是,与隐私权相冲突的权利可以是已经法定明确的权利,也可以是虽无法律明定,但依照我国社会公序良俗被公众普遍认可的正当利益 ;反之,如侵权人假借行使合法权利的“外衣”,为满足违反公序良俗的非正当利益,而侵犯他人隐私权,此系侵权人的权利滥用,应承担全部的侵权责任,亦无所谓权利冲突的衡平。第二、立法无明确规定。如果法律对某种涉及隐私权的权利冲突现象已经明确规定了隐私权应作克减或优先保护,则司法自应按照法律处置,亦无衡平之必要。

  • 案件办理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