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求美丽是一种病

2014-3-19 【字体:↑大 ↓小】 背景色:       
分享到:

近日,身边一男士看了一则人造美女的新闻后说,女人是世界上最有毅力的动物,天寒地冻穿一件薄衫早已不在话下,现在是为减肥而饿得死去活来、把好端端的肋骨锯断、把健康的腿骨砍断、把牢固的颌骨打断、把好好的牙齿拔掉———她们的骨子里是有一份天生的执着,对美丽的执着。此话是贬是褒暂不去评论,作为女同胞中的一员,也确实为一些女性为追求想象中的美丽的那种泰山压顶不弯腰的“大无畏气概”而写个“服”字,然而却难以认同这份执着所包含的意义。

引发此番评论的是前些天关于广州第一“人造美女”的一则新闻,自去年12月做了首次“全身脂肪大搬家”后,这名勇敢的小姐在今年的3、4月份还做隆鼻、植发转移、种植睫毛等手术,身上一共有21个部位动过刀子。

近日她所接受的是听起来触目惊心的增高手术:在身上插上一根麻醉管,约过了半个小时,在膝盖下方切开了约有2厘米的小口,置入了一根髓内针,最后把关节处的截骨锯断,小腿至膝盖部安上了一钢架子。术后,还将对术后部位每两天拍一次X光片,预定每天往钢架上拧螺丝,预定每4个小时拧一次,每天4次,每月把骨架增高速度控制在2厘米以内,持续时间为4个月,手术的前7天只能在病床上度过,总共需要8个月时间才能全部恢复,疼痛感要一至两年才能全部消失。要忍受如此多的痛苦去追求美,这确实是少一点执着、多一点犹豫都做不到的事。

听说有人为了减肥特地在肚子里养些蛔虫以保苗条身材;也有一烈女因减肥掉光了牙齿;听说有人整形整上了瘾,平均一个月会去忍受一次整形手术的痛苦;从腹部抽脂手术、额部拉皮术、假体隆胸术、下颌整形术流行以来,听说美国又有人把目光投向了“整嗓术”,通过手术修复声带,让自己有一把真正年轻的声音……女人对美丽的要求和追求真正是到了用“苛刻”和“疯狂”来形容的时候,她们容不下镜子里的一粒沙子。

每个人都有拿自己身体动刀子的权利,每个人也都有追求自己美丽的方式。说得更文艺一点,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主动权,敢于整形敢于争取美丽让自己生活过得更精彩、更自信———这是新时代都市女性骨子里面的执着。

然而,在听起来振振有辞的言语面前,是否缺乏了一点理智和对现状的自信?并无反对当代女性以整形方式追求美丽的意思,也并无要在日益火热的国内整形市场泼一冷水,只是觉得凡事要恰到好处,过激了反而适得其反。

面对这种现象,曾有人提出苛求美丽其实是一种病,一种个人在社会审美标准面前失去判断的自我丢失症,她们并不以自己拥有的美为美,而是以别人以为的美为美,而且这种标准又太过于单一,缺乏兼容,于是就出现了万人同心追求一个面孔的场面。

记得笛卡尔说过,美是一种恰到好处。当代女性懂得要追求美是一种进步,执着地追求美也确实是思想解放和更新,但以夭残挫痛为代价的苛求美丽之风,确实不应成为一种时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 案件办理流程